撸哥哥社区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其他小说» 戰地女記者的蹂躪

戰地女記者的蹂躪
发布时间:2019-07-06 02:41:03   浏览次数:53

這天晚上,黃婉曼仍未入睡,她正在整理今天的文件及為明天採訪準備黃婉曼在不用出鏡時都喜歡將自己的頭髮劄起,另外由於她只是一個人在房間,所以身上只穿上

胸圍及底褲,半杯罩的胸圍只能蓋住她一半左右的胸部,那條由於雙乳豐滿而形成的乳溝令男人看見都不禁大動食指,而且好的白色奶罩,根本就不能掩飾住乳頭的

存在,下身就只是穿上一條t-back,後面布條都陷入了那條長溝中,整個臀部的輪廓清楚的暴露著,前面剩下不多的部分根本蓋不住整個陰部,黑黑的毛髮從

內褲兩邊露出來。



突然之間,傳來幾陣槍聲,黃婉曼探頭到門外看過究竟,好見很多頭戴冷帽的持槍男子在走廊上,逐間房搜查,阿慈知自己逃不了,就馬上穿上一件風褸及在床上找了一條套裝裙穿上,而且盡快向外求救。



不過房間大門已被叛軍爆開,黃婉曼中了一下手刀就昏暈過去。醒來時,黃婉曼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被一個男人玩弄著,從來沒被別的男人碰過的肌膚意外地受到侵犯,阿慈的全身都僵硬了,她用力地扭動身體,



「你是誰!要……幹……什麼?」



黃婉曼著戰抖的叫起來。



黃婉曼想掙扎,那男人彷佛很知道她的心意,有力的一隻手已掐住她的脖頸,頸部受制,壓得阿慈要透不過氣來。那男人以挺快的動作用絲襪繞過阿慈的嘴到她身後,抓住她竭力想要掙脫的雙手,緊緊的纏了幾繞。







嘴被絲襪勒緊,黃婉曼只能從喉嚨中發出不規則的哼聲,她已經瞭解那男人以後的企圖,也知道自己的處境不太妙,但也不甘心就此輕易的失身,她現在等於趴在那男人的身前,而身上也只剩下胸罩和內褲,以這種性感的姿勢和如此的暴露,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是太大的誘惑。



黃婉曼不停的亂扭動著身體,那男人顯然已忍受不住了,就用下身緊頂住阿慈的臀部,雖然隔著衣物,婉曼也感覺到了那男人下身的堅挺和熱度。自己的雙手被縛,下

半身不能自由活動,黃婉曼已經不知所措,她感到那男人的身體壓下來,雙手沿著自己胸罩邊緣摸索著,當摸到雙乳間的絲布帶時,猛地一下將它撕開,乳峰立刻脫離

胸罩的束縛墜了下來,黃婉曼身材雖然冇美c咁豐滿,但上圍都有34吋,男人忙雙手接住,男人興奮的揉搓起來。



黃婉曼拼命地擡起身來,希望脫離男人雙手的侵擾,但男人的身體用力的壓住她的動作,反而黃婉曼擡身使自己雪白的頸部靠在了男人的臉旁,那男人老實不客氣地連舔帶啜起來,不一會,男人從她逐漸開始漲大的乳頭覺察到了她的性感,更加賣力地對阿慈上身攻擊。



這時她開始產生了興奮的反應,那男人用手指隔住黃婉曼條t-back不斷咁「卒」,加上之前對乳頭的刺激,婉曼下面已經開始決堤,不能自控,開始全身震抖。



那男人的手遊走於黃婉曼的敏感地帶及臀部,感受著她柔軟且抖動的肉感,阿慈不由自主扭動著全身,但卻恰好得回應著他的觸摸。



經過更深層的挑逗,男人粗暴地將那最後的掩蓋物扯下,全身除了捆住雙手的絲襪外已是完全赤裸了,如此裸露地站在一男人的面前,婉曼還從未試過。



遭到這樣的羞辱,氣忿、害羞、恐懼以及刺激的感覺充實了她的身體,婉曼夾緊了兩腿想守住自己的最後防線,她覺到男人的手指慢慢地劃過小腹,摸向她的下體,

夾緊雙腿的力量使膝蓋都開始疼痛起來,男人的手停留在黑色的體毛上,來回劃著圈,越來越接近阿慈最敏感的地方。快要被攻陷了,隨著手指的撫弄,阿慈的反抗

力量也逐漸的減少了。



婉曼自己感覺到自己下體又不爭氣地流出大量液體,男人手指在陰唇之間輕輕劃動,他一次比一次要用力一些,到最後他的手指每次劃動時都陷入了婉曼的陰唇之內,不受控制的快感更加強烈。



這時男人乾脆將阿慈擰轉身,屁股面向著自己,阿慈感覺到他的視線正緊緊盯著自己的那?,可是陰道卻開始不停的抽搐起來,每次抽搐,都可以感覺到下體不停的滲出水來,很快,滲出的水自婉曼的大腿根處向下流。



男人用手指按住陰部上方微小的突起,輕輕的揉起來,似乎每次的揉動都令阿慈的身體微微戰抖,喉間也發出很惱人的呻吟聲。男人之後接著按住陰部兩邊,輕輕一

分,阿慈陰部內複雜的構造完全展現了出來。那男人試探性的插入了一根手指,陰道內壁上紅色的嫩肉立刻向兩邊擴開,又馬上包裹住那侵入的手指,這時阿慈心中

興奮得發狂,但身體又在地徒勞掙扎。



「啊……好舒服」



阿慈的大腦?面暫時地空白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就醒過來,想那男人該不會是把舌頭放進來吧。



「啊……不要……舔那?……呀……」



此時,黃婉曼舒服得連說一句話的力氣也沒有了。他用雙手將阿慈的陰唇拉開,然後舌頭象蛇一樣在陰道?鑽來鑽去,將阿慈的理智一點點除去,欲望的火焰漸漸的燃燒了她。



「啊……我……不行了……」黃婉曼使勁喘著氣,這時喉嚨好象也漸漸地失去了作用,黃婉曼應該頂唔住男人呢一輪攻勢。



突然,一根手指在肛門處輕巧的劃動起來;而同時又有兩根手指將阿慈因興奮而突起的陰蒂捏住不停的撚動著。 阿慈的呼吸幾乎要停止,巨大的快感源源不斷地向湧來,陰道?不由自主地痙攣起來。



「嗚……呀……」阿慈無力地癱在了床上。



男人將對阿慈的挑逗動作停止下來,脫去身上的衣物,下身赤裸著,那支陽具正直的挺立著,又粗又長,而且上面還佈滿粗粗的青筋,好象蚯蚓一樣,還有他的龜頭,



竟有阿慈的半個拳頭那麼大。



「你先把頭髮披下來,我喜歡看你披著頭髮的樣子。」男人對阿慈有呢個要求。阿慈仰起頭,把盤著的頭髮解下來,並搖了搖,讓頭髮順滑下來,



「這樣行了嗎?」



黃婉曼流出的愛液幾乎把整張床單弄濕了,而這時陰部卻和意志相反的流出了更多的



愛液,這已足能夠充分地潤滑那根即將插入阿慈體內的陰莖。



黃婉曼以為那男人會準備插入她的下體,但男人將自己的巨物放在黃婉曼面前,示意阿慈替佢口交,面對這支巨物黃婉曼猶疑了一刻,就馬上被男人強行將一支滾燙的陽具

塞入阿慈嘴中,這一下動作,幾乎令阿慈疾息,因為太大了,特別是個龜磧,令阿慈抖不過氣,佢勉強抽出雙手扶住男人陽具的根部,感覺到上面筋肉的跳動,而嘴

巴盡量將到最大,以吸納整支陽具,黃婉曼不明白自己因咩會咁盡力同佢口交。



「反正已經達到呢個田地,好好享受下,唔駛受咁多苦」



黃婉曼好辛苦先可以將陽具吐出來,整支巨棒身上滿佈阿慈的口水及男人的分泌物,混在一起,阿慈嘴巴的服務依然未停,不停用舌頭拍打男人的大龜頭,之後又將整支陽具含入口,再重覆這個動作幾次。



男人看來已經享受夠阿慈的嘴巴服務,拔出阿慈口中的陽具,當阿慈正在趁這時小休之際,自己一雙腿已被男人一拖,放在他的肩膀上,阿慈喘息得很激烈,因為接下來將被這個男人進入禁地……



男人用手扶住陽具,壓在阿慈身上,下體緩緩的頂入去……



「啊……進去了……進去了……啊……」



很硬、很粗、很燙,小穴被陽具慢慢地深入,阿慈的身體不爭氣地迎合著男人的進入。 阿慈無意識地高舉雙腿,屁股高高的擡起,男人粗壯的身軀,壓得她幾乎透不



過氣。男人開始用力地抽送,阿慈身子一陣陣抽搐……好放棄了……渾身無力地任由男人擺佈,洶湧而來的快感,不禁使她發出呻吟。



「啊……停……啊……我……不行……停呀……」



快感源源不斷的襲擊著阿慈,雙腿不由的分得更開,無意識的承受著。



基本上阿慈早已失守,只是尚未比陽具插入下體,受咁大刺激,而家佢已經進入左高潮,自己被一個陌生人搞到有高潮,覺得自己都是一個淫婦。



阿慈感覺到自己的下體好緊,此刻正不知廉恥地緊緊包裹住男人的陰莖,不停地蠕動著。而且……而且陰莖已經完全進入陰道。



「他的陰莖也實在是太過粗大了,只不過一個龜頭也占了陰道的那麼多,要是全部的話……」



這時阿慈已經配合著男人的抽插,郁動身體,亦放聲地呻吟。



「我陰道?的愛液不爭氣的湧出來,煩死人,點解我下面的咁多水呢,羞死人了。」







「咕唧、咕唧、咕唧……」水聲連綿不斷的傳入耳中。



阿慈順從的擡起了屁股,感覺到他把陰莖退到了我的陰道口處,並且把他的上半身壓在了阿慈身上,他急於讓自己的獵物高潮,開始猛烈的動作,從不同的角度深深

地插入肉棒,眼睛注視著屁股兩邊的嫩肉被帶得出出入入,漂亮的雙峰也不停的晃動著,男人握住雙乳,用力的揉捏著。一陣陣熱流不受控制地噴出,澆在經理的龜

頭上、陰莖上,頃刻擠開阿慈的陰壁,流在雙方的大腿上。



阿慈感覺到他的陰莖在體內正不安的脈動著,而且越發的粗壯。高潮剛過後的阿慈變得觸感特別的靈敏,甚至連他龜頭處堅硬的稜子,還有他陰莖上的每一根青筋都清楚感覺到了。這些都被阿慈充血的陰壁捕捉到,傳送到阿慈的大腦之中。



剛才那堅定的決心又開始動搖了,反正已經失身給這個陳生男人,也不在乎這麼一會了。想到剛才那種欲仙欲死的滋味,阿慈下體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頃刻間,阿慈下體的水聲又傳了出來,巨大、粗壯、堅硬的陰莖開始在下體內高速地抽動起來不一會兒,男人將阿慈小腿壓在臉旁,使的臀部向上挺,這樣他的陰莖就插得更深,他每次都將陰莖拔至陰道口,然後又重重地插進來。



這時, 阿慈還感覺到他的陰囊拍打在自己的屁股上,而龜頭則頂進了子宮內部。整個酒店房都充滿了呻吟聲、水聲,還有阿慈的臀肉與男人大腿的碰撞聲。



經理的陰莖突然又漲大了許多,他死死按住我,下面更加不停的衝刺起來。



「呀,好舒服呀,大力d,哎呀,好high呀」



陰道?漲大的陰莖開始有力的一下一下有規律地搏動,下體感覺到了一陣陣火熱的液體,全部噴灑在阿慈子宮的深處。



過了15分鐘,那個男人才拔出陽具,阿慈已經幾乎休克的躺在床上休息,但嘴巴依然被撐開,要為那男人清潔,阿慈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方可以用手撐起自己身體,吃力的為男人口交。



男人射在阿慈體內的精液可能太多了,有不少都倒流了出來,而且沾滿了床單